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>汽车>k7真人荷官-一场雪后,世界终于大白|25首写雪的现代诗
k7真人荷官-一场雪后,世界终于大白|25首写雪的现代诗
发布日期: 2020-01-10 11:15:08    作者:佚名     来源:未知

k7真人荷官-一场雪后,世界终于大白|25首写雪的现代诗

k7真人荷官,关注中国诗歌网,让诗歌点亮生活!

现在一起来看看今人是如何描绘雪的吧

▍雪中清晨

雪女

每一根枝条都接住了雪。

在这凛冽的早晨,它们

暂时停止摇曳。

欢乐或凄苦的摇曳

从未使它们离开过半步。

此刻,我是否可以称呼

这些与活跃起来的动物相对峙的静物

为寒骨,为翘楚,为站住的世界

向跌落的世界保留的耐受力?

环绕着它们的,是飞鸟、走兽、行人。

离开它们的,也是飞鸟、走兽、行人。

▍雪 人

雪女

你既是雪,也是人。

黑眼睛,蓝鼻子,红嘴唇。

小心提防,冰冷的身体

向有温度的身体无端崩溃。

既是人,也是雪。

你借用一个纯洁念头,而不是躯壳,

团聚着内心的一场齑粉。

▍尤金,雪

王家新

雪在窗外愈下愈急。

在一个童话似的世界里不能没有雪。

第二天醒来,你会看到松鼠在雪枝间蹦跳,

邻居的雪人也将向你伸出拇指,

一场雪仗也许会在你和儿子之间进行,

然而,这一切都不会成为你写诗的理由,

除了雪降带来的寂静。

一个在深夜写作的人,

他必须在大雪充满世界之前

找到他的词根;

他还必须在词中跋涉,以靠近

那扇唯一的永不封冻的窗户,

然后是雪,雪,雪。

▍暴风雪之夜

李少君

那一夜,暴风雪像狼一样在林子里逡巡

呼啸声到处肆虐

树木纷纷倒下,无声无息

像一部默片上演

我们铺开白餐巾,正襟危坐

在厨房里不慌不忙地吃晚餐

而神在空中窥视

只有孩子,跑到窗户边去谛听

▍雨夹雪

张执浩

春雷响了三声

冷雨下了—夜

好几次我走到窗前看那些

慌张的雪片

以为它们是世上最无足轻重的人

那样飘过,斜着身体

触地即死

它们也有改变现实的愿望,也有

无力改变的悲戚

如同你我认识这么久了

仍然需要—道闪电

才能看清彼此的处境

▍下雪了

朵渔

一场大雪之后,世界终于大白

而冬季的秘密依然深藏不露

只有雪是免费的,希望雪不要落在

坏人的屋顶上,要落就落在鸽子的眼睛里

看,时代的清洁工又开始扫雪

要为我们扫出一条黑暗的通道。

guram dolenjashvil

▍雪 庄

阿信

偏僻的村庄,政策落地

穷人拥有了肥美的屋顶

▍雪压在屋顶上

谭克修

早上我推开窗户,看见雪压在对面的屋顶上

十年前,我俩同时看见,雪压在对面的屋顶上

四十年前,我刚认识的雪,也压在那屋顶上

这四十年来,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

我们从来没有相爱,父亲从来没有离去

甚至我从来没有长大,雪从来没有压在屋顶上

▍费城咏雪:第一场雪的观察

亦来

落在橡树上的雪,和落在松树上的雪

是同一阵雪。

落在地面上的雪

抱着橡树的腿,也抱着松树的腿。

落在地面上的雪,吃橡果

也吃从松枝上射来的针。

还在空中的雪,还可以挑选落脚之处

钻进石头缝,或踮立在窗沿照镜子。

它还可以犹豫,借着风往回走,

这一刻,它还是一颗最小的自旋星球。

而如果在铁轨上铺开,就会像

肉案上的肋骨,赞美更冷的刀锋。

落入站台的雪,练就了耐心。

落入列车的雪,学会了奔跑与呼啸。

落入水的雪变成水,落入冰的雪变成冰

落入沉默的雪,加入沉默的合唱。

落入清晨的雪是蓝雪。

跌入黄昏的雪是深灰的尘埃。

▍雪,一记耳光……

森子

雪,一记耳光在麦田上回响……

拥抱当地,不满足就好学,

埋头的膝盖问过手还能发明什么?

射出去的肋骨和幸福

被地图上的根死死按住。

我看见一个农人在麦田间,扬起孤独的手臂,

挥洒着凛冽的气流,又一记耳光

问候发白的思想。

大地上的一切都被白雪重捶过!

勤劳、削瘦的耳光,

比几何还光荣正确的耳光,

打在青青的麦苗和勾股定理的弦上。

我坐在理想的副驾驶位置甜蜜过。

我咬着轰鸣的车辙,

自我教育的积雪正在发黑,

被铲除的意识如侧滑的苹果,摔向弯道上的共和国。

▍雪

康雪

雪必然是,从高处

舍弃

从低处,抚慰人心。

雪必然是婴儿、泪水、他日重逢

雪必然是

是人间配不上的爱和失去。

guram dolenjashvil

▍雪中札记

剑男

雪落在幕阜山中,从盐粒到飘絮,再到如棉花

人间在一个下午就刷白了

好像寒冷一下子也被雪花所埋葬

很多年,我们都惧寒,都在喊冷,但都在盼下雪

这是不是表明我们对某些事物的不可忍受

已经远远超过寒冷对我们的侵袭

是这个冬天难以忍受的一成不变的生活

还是这个冬天天空难以忍受的一成不变的灰暗

现在,雪终于中落下来了,大地

就像一张白纸,但在幕阜山

还看不出有什么可以重新描画的可能

▍黄叶村的雪

刘年

与白发的白,白骨的白,空白的白一样

白雪的白,也是生命的底色

雪,越下雪紧,不能再往前走了

林冲,就是这样走失在风雪里的

小女孩说是在堆雪人,总感觉是在为我塑像

一样的矮胖和小眼睛,一样的害怕温暖

雪,越来越大,仿佛要掩埋人间

卧佛寺传来警钟

不能再往前走了。贾宝玉就是这样走失在风雪里的

▍雪

胡弦

爱是佯装在画其他事物,

把空白的地方叫做雪。

恨是谈论爱那样谈到恨,谈到

疲惫被理解成沉默,

天地都静了,只剩下雪飞。

无所谓爱与恨是堆雪人,

是把一个不相干的人领来尘世,

并倾听

它内心的雪崩。

▍下雪了

韩东

下雪了,又停了

不见雪花飞舞

只是屋顶白了

也没有全白

我在下面走的时候看不见屋顶

碰到一个人,我说:下雪了

他不信

的确不应该相信

▍雪的消息

宇向

不惑的人听到雪的消息。面色平静

年少的情人在天亮打来电话:

下雪了,下雪了,我们去黄河吧

不惑的人想起初相见。他曾是

那个年少的情人。雪是他的老相识

他见过更美的雪更不值一提的雪更大的

大风雪。他看见一场雪粉碎着另一场

一朵雪拥抱着另一朵

他见过诗人的雪。犹太人的雪。他见过

雪的镇压。他看见了红色的雪。见过

雪的珠穆朗玛和雪的卡瓦格博

他看见不化的雪。他看见雪

落向土墙上穿着开裆裤啃硬馍的男孩子

落向土墙下小手肿裂如红薯的女孩儿。他见过

落向贫困的雪。落向天空的雪,落向一个问号,落向

母亲落泪的雪

不惑的人听到下雪的消息。看上去,面色平静

guram dolenjashvil

▍雪中早晨

余怒

有人在皂荚树下,仰头看

树杈间的雪。静谧自上而下,来自

某种压力差。

我也有着诗人都有的那种迷茫,对于

无限,及其用以迷惑我们的不确定性。

想起多年前,同样的雪天,给一个

老朋友写信,描述早晨的景物。

看一会,写一句(在表述不清处

做记号)。早晨形成,被我们看到。

▍孤雪

沉河

我的心中藏着一首写雪的诗

它美好如雪,优秀如雪,洁白如雪

我一直不把它拿出示人

我怕它如雪般被玷污,如雪般被消融

终无意义地存在

我要让它只是有着雪的想象和情感

有着黑暗中的反光与寒冷,成就它的

孤傲与凄绝

▍二月一日,晨起观雪

余笑忠

不要向沉默的人探问

何以沉默的缘由

早起的人看到清静的雪

昨夜,雪兀自下着,不声不响

盲人在盲人的世界里

我们在暗处而他们在明处

我后悔曾拉一个会唱歌的盲女合影

她的顺从,有如雪

落在艰深的大海上

我本该只向她躬身行礼

▍墙根之雪

沈浩波

马路上的雪早已融尽

变成水,渗入地下

加大了地表的裂缝

而墙根的雪已经不是雪了

它是雪的癌症

它吃力地扶着墙根,它将

继续黯淡下去,直至消失

沿着墙根行走

每走几步,你就会发现这些

令人心颤的细微之物

它们看上去甚至还很新鲜

而它们到底形成于何时?

呵,在夜晚

竟会有那么多人匆匆奔向墙根

他们解开自己的裤子,或者

把他们的手指抠向深深的喉咙

他们在排泄和呕吐,加深了雪的肮脏

guram dolenjashvil

▍新雪丛书

臧棣

悲哀的钉子钉不住它们,

它们阅读世界,就仿佛世界是

一个刚从厚厚的云层里挖开的大坑——

往下跳,解脱里不止有解开,

还有脱下,直到上瘾比罪与罚还过瘾。

不首先回到小小的具体,怎么分寸纯洁!

同样。欢乐的小镊子也夹不住它们——

飘着,飞着,它们没有小尾巴,

白色的口令管不住它们扮演的角色。

它们阅读我们,就仿佛每个人都需要

不止一个被埋藏的秘密——

最好是白色的。才不硬碰硬呢。

或者,硬碰硬要等到永恒服软后,

才会是秘诀。它们的偶像

躲在雪人的身体里等待明天的阳光

在融化的沉默中切下一块空气的雪糕。

你没品尝过,不等于这首诗没尽到义务。

▍寂静的雪

玉珍

世上最轻的脚,最无声的脚步

一夜间落满整个世界

我推开门

闻到崭新的清气

白,一种彻底的纯洁,灿烂得无法转述

人们从十二月的深夜朝窗外探出脑袋

他们惊奇

他们的眼睛乌亮

仿佛这雪白世界的客人

我伸手接住几片雪

嘘,冰凉也在空气中停住

仿佛世界骤然回到婴儿

白,一种彻底的纯洁灿烂得无法转述

寂静来到我家门前,而我毫不知晓

▍戊戌雨夹雪

张雁超

大雪走到云端,就停下了

它喜欢把一个世界弄干净

但它不想埋掉红叶美丽的燃烧

大地又美又丑

它烦忧,闷得云愁

它铺天盖地,它低颂着:

“我有爱,爱你肮脏,爱你洁净

你用梅花接我,你用垃圾场迎我

你卑微又可恶,你不完美你还埋葬我!”

为了自己的勇敢

它边下边哭

▍雪

张常美

开始大了起来

纷纷扬扬

路面泥泞不堪

水面上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

为了保持哪怕片刻尊严的白

一小部分的雪落在塔尖上、树梢间……

在雪中,如果行走,就是一个人的行走

如果无法阻止融化,全世界都在消亡

▍胡一刀

王单单

为了配合我,雪

越下越大;为了节约

雪,世道凉了一截

似乎真有一个江湖

需要我大开杀戒

似乎真有一个刀客

借我的身体歇息

小时候,模仿小说中

那个死于比武的人

为了让他,再活一次

二十多年来,我一直

在准备,给自己

下一场大雪

▍二高山

谈骁

沿着河谷走,

雪落下来只剩一点雨丝,

沙土路干燥,

鞋底不会沾上泥,

海拔三四百米的低山就是这样的。

往山上走,雪越来越大,

山很高,爬两三个小时才到山顶,

大雪覆面,雪深及膝,

水管入冬就冻住了,

人们去水库打水。

每次看到打水的队伍,

母亲都会说:“可怜的高山人啊。”

翻过高山往下走,

有积雪但不厚的地方,

水管冻住但一壶热水就可以疏通的地方,

父母一直不肯离开的地方,

是二高山,是我的家。

本文经长江诗歌出版中心授权转载

往期精选

喜欢这篇文章,就点下 ▼ 好看吧

500万彩票

】【打印】【关闭窗口